今日頭條

當前位置:

首頁 > 新聞資訊 >

今日頭條

鋼鐵連隊這樣煉成

2020-07-28 1271 人民日報


  “硬骨頭六連”結合主題教育,組織官兵向連旗宣誓。

  鐘志光攝(新華社發)

  這是一支英雄連隊,誕生于抗日戰爭的烽火硝煙中,以傳承紅軍血脈、敢打硬仗惡仗享譽全軍。

  1964年1月,國防部發布命令,授予解放軍某部六連“硬骨頭六連”榮譽稱號;1985年6月,中央軍委授予該連隊“英雄硬六連”榮譽稱號。

  80多年來,六連始終保持一往無前的革命精神,轉戰南北、功勛卓著,打出了“硬骨雄風”的赫赫威名。

  今年1月18日,中共中央總書記、國家主席、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給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“硬骨頭六連”全體官兵回信,勉勵他們牢記強軍目標,傳承紅色基因,苦練打贏本領,把“硬骨頭精神”發揚光大,把連隊建設得更加堅強。

  建功新時代,逐夢新征程。

  如今,六連官兵依舊保持著壓倒一切敵人的狠勁、百折不撓的韌勁、堅持到底的后勁“三股勁”,和戰備思想過硬、戰斗作風過硬、軍事技術過硬、軍政紀律過硬“四過硬”,在新時代的強軍之路上拼搏奮斗。

  “三股勁”和“四過硬”構成的“硬骨頭精神”,也成為六連官兵矢志強軍、接續奮斗、砥礪前行的精神之源。

  傳承聽黨話、跟黨走的紅色基因

  北大百年講堂內,一名學子關于“青春的顏色”的演講讓聽眾心潮澎湃:“面對形形色色的誘惑,走出校園的我們應該有怎樣的價值觀?當兵時我就明白一個道理,跟黨走,準沒錯!”

  他叫李波,是北京大學在讀碩士研究生。令聽講者更為關注的,是他的另一個身份——“硬骨頭六連”退伍戰士。李波說,六連是一座思想大熔爐,也是自己人生的另一所大學——官兵們的忠誠和信念,在這里經過淬煉,變得愈發堅定。

  目光穿越歷史的烽煙,六連自誕生那天起,血脈里就奔涌著聽黨話、跟黨走的紅色基因。革命戰爭年代,六連在生死考驗中浴血奮戰,將鐵心向黨的信念視為“命根子”,堅決服從黨的領導。

  黨旗所指心所向。走進新時代,六連官兵始終把聽黨指揮作為凝心聚力的“傳家寶”。

  在連史館,一張2017年的照片引人注目:火車站臺上,幾名軍嫂抱著孩子,擦著眼淚揮別身著軍裝的愛人。

  講解員介紹,六連的前駐地位于風景秀麗的杭州市區。改革大幕拉開,一聲令下,六連官兵“舍小家、為大家”,踏上南下的列車,移防至嶺南鄉村。不少官兵家屬前往送別,于是有了照片中的感人一幕。

  “打起背包就出發,放下背包就訓練,黨讓我們去哪我們就去哪。移防換了環境,不耽誤我們苦練打贏本領。”經歷了移防的八班班長史衍凱說。

  堅定的政治信念,源于六連官兵不斷從“硬骨頭精神”中汲取營養。為了了解連史,指導員馮杰任職第一天就打背包住進了連史館。白天訓練,晚上徜徉在連史館,一幅幅照片、一行行文字跳進馮杰的眼中,也烙印在他心里。

  馮杰深刻感慨:“革命戰爭年代,前輩和先烈們信念堅定,在炮火硝煙中立下赫赫戰功。從戰火硝煙中走來,我們更要傳承鐵心跟黨走的忠誠基因,做聽黨話、跟黨走的‘硬骨頭戰士’!”

  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。六連官兵不僅對優良傳統如數家珍,而且個個通曉連史,人人都是連史館解說員。

  “新兵下連第一天,我就學習了連史。連隊的光輝歷程讓我心潮澎湃,英雄事跡讓我無比感動。‘硬骨頭精神’,那一天就印在我心里。”六連一排排長王剛說。

  就這樣,紅色基因在一代代六連官兵心里扎下了根,忠誠于黨和人民的信念,深深融入他們的血脈。

  磨礪壓倒敵人、不懼一切強敵的英雄氣概

  鐵甲滾滾,戰旗獵獵。2019年10月1日,戰旗方隊亮相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式。鋼鐵洪流中,“英雄硬六連”戰旗迎風飄揚。

  戰旗美如畫,因為英雄用鮮血染紅了它。六連歷經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、抗美援朝戰爭等洗禮,參加戰役戰斗161次,涌現出劉四虎、尹玉芬等一批“特等戰斗英雄”。官兵們對連隊的戰斗英雄如數家珍,每個排、每個班都以這些英雄的名字命名。遇到困難,戰士們想想這些“老班長”當年如何英勇無畏、堅韌不拔,就增強了攻堅克難的勇氣。

  歷史證明,威武之師,就要有壓倒敵人、不懼一切強敵的英雄氣概。

  連長趙松的微信名叫“奔跑的鋼腕兒”。看到這個名字,記者好奇地詢問理由,趙松爽朗地笑著指了指手腕說:“因為我這兒釘了一枚鋼釘。”

  2018年4月,時任副連長的趙松組織官兵訓練。陰雨天,訓練場地比較滑。聚精會神講解的他,手一滑從器械上跌落,左手撐地造成骨折。

  醫生根據經驗告訴趙松:“你這個情況,靜養短則半年、多則一兩年才能恢復。”作為一名軍事干部,靜養一兩年,對趙松來說是無法接受的。

  于是,他在確保傷情不加重的情況下,根據醫生的指導制定了一個科學的訓練計劃,每天堅持單手拉單杠訓練,左手腕以舉啞鈴的方式進行恢復性訓練,不斷增加訓練強度。

  趙松告訴記者,計劃再科學,每次訓練完,手腕都像針扎一樣疼,還會腫脹。“想想賀炳炎將軍鋸臂,這樣的傷不算啥。”他說。

  后來,旅里進行“特三級”體能考核,為了給戰士們做個表率,趙松帶著傷參加,一口氣拉了44個單杠,成為旅里第一個達到“特三級”體能水平的連隊主官。

  2019年,連隊所在旅組織比武。“單杠卷身上”項目,需要參賽官兵先引體向上,再舉腿、腹部貼杠,身體繞杠轉動一圈。

  五班班長張亞秋,在拉到60多個時,手已經被鐵杠磨掉了一塊皮,依然繼續拉杠。就在大家感覺他快堅持不住的時候,他拉了一個又一個……263、264、265!成績最終定格在265個,刷新了旅里該項目紀錄。

  “訓練最苦的時候,我想到的是‘硬骨頭精神’,想到的是先輩們的堅毅,想到的是連隊‘堅持到底的后勁’。這些提醒著我——我是六連出來的,不能輕易服輸。”張亞秋說。

  更高的標準,是為了在實戰中多一分打贏的底氣。如今,張亞秋手上的傷口早已恢復,只留下了一塊黑色的印記。那處傷疤,是證明他軍人血性的“勛章”。

  疾風知勁草。在六連營房公示欄上,常年貼著一張軍事訓練紀錄表。五公里、十公里、炮手快瞄……3年來,連隊先后19人次打破旅紀錄,全旅共同課目紀錄,近六成由六連創下。

  鍛造敢打必勝的威武之師

  2017年六連移防來到新駐地之后,便來到粵東某海域開展海上訓練,適應新的戰場環境。

  當地海況復雜,正值臺風季,海上風急浪高,氣候條件惡劣,此時戰車下海安全風險大;海域不熟,沙灘更陡峭,首次訓練心里不托底。

  “這次海訓,我們申請打頭陣!”移防后首次全營訓練準備會上,六連官兵表態。

  挑戰重重,六連卻敢沖鋒在前,底氣從何而來?參加那次海訓的戰士告訴記者,剛進駐海訓場那幾天,六連官兵就利用休息時間,勘探地形、分析海況,密密麻麻記錄了好幾頁紙。別人眼中的陌生環境,在他們眼里,已經很熟悉。當時,六連駕駛戰車,時而推上浪尖,時而跌入波底,不停與風浪搏擊。他們率先完成多個險難課目試訓,為其他連隊作出表率。

  經歷了移防的三班班長唐雄表示:“戰場不會讓你挑環境。移防,鍛造了我們適應新環境、迅速形成戰斗力的能力,為陌生地域作戰打下基礎。”

  海訓最熱的時候,裝甲車內氣溫能達到60攝氏度。在“悶罐”一般的駕駛艙,官兵每一次訓練都是汗流浹背。六班班長王飛說:“這些年每天圍著裝甲車,在車上吃過飯、流過汗。裝甲車是‘鐵疙瘩’,在我們心里也是‘肉疙瘩’。”

  長期的戰備思想灌溉,讓六連官兵逐漸養成敏銳的戰備警覺。2019年5月,正值連隊外訓,留守的六連官兵突然拉起警報。整理物資、請領武器……5名官兵動作利落、有條不紊。

  有人感到不解:“這么一點人,有必要拉動嗎?”面對疑惑,戰士黃銀栓的話擲地有聲:“留守人員也是戰斗員,同樣要時刻準備戰斗!”

  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風。2017年,六連所在部隊調整改革,官兵們深知,要轉型重塑、破繭成蝶,必須挺住“重生”之苦,承受“拔節”之痛。

  如今,根據實戰化要求,在全體官兵的鉆研下,六連擔負裝甲乘員的官兵,基本都做到了車長、駕駛員和炮手三個專業全部精通。高標準、嚴要求,錘煉出六連敢打必勝的決心信心。

  錘煉注重細節、較真碰硬的過硬作風

  1962年,六連在福建漳州執行戰備任務時的一件小事,在當時傳為美談。

  一次集體觀影中,六連官兵周圍坐滿了群眾。電影劇情精彩之處,群眾激動地起身觀看。官兵視線被擋住,但始終沒有一個人站起來,沒有人有怨言和責怪,隊伍依然整齊劃一。他們端坐兩小時,“聽”完了一場電影。

  過硬的作風,一直在傳承。

  在營房前接受采訪時,戰士艾力扎提·艾合買提突然說:“聽,我們連隊的腳步聲。”隊伍緊接著出現在我們眼前,果然是六連的官兵。

  僅憑腳步聲,如何判斷是六連?隔壁連隊的一名戰士說:“他們迎面走過來,遠處你能看出來是六連,隊伍整齊劃一;近處你能聽出來是六連,步伐和口號‘齊刷刷’。”

  細節關系成敗。2019年9月退伍季,幾名駕駛員退伍前,夜里加班到凌晨,只為把裝甲車保養完,用最認真的態度向裝備“告別”。“我們必須時刻注意戰備細節,才能拉得出打得贏。”班長王一村一邊檢查裝甲車的車況,一邊對記者說。

  走進六連營房,記者看見,每名官兵的床尾都放著一個行軍背囊。隨手打開一個背囊,里面大到帳篷小到針線,戰備物資一應俱全。

  戰士曾偉介紹,類似的細節還有很多:衣物全部按穿戴順序疊放,拿起來順手;床下的鞋子,幾十年如一日保持著就寢后“上鋪鞋尖朝里、下鋪鞋尖朝外”;戰備檢查量背帶長短、看鞋襪型號、算備品消耗、掐時間節點……早在上世紀60年代,六連依據這些戰備經驗,總結出的“三分四定”,被寫入條令、成為全軍規范。

  “當兵只有兩種狀態,打仗和準備打仗。”曾偉說:“可別小瞧這個細節。打仗的時候,鞋的方向擺對了,一拱就上腳,不然緊急集合時沒有燈光,找鞋子都要手忙腳亂。”

  過硬作風,根植于點滴中、融入到細節里。

  趙松懷揣滿腔抱負擔任連長不久,連隊就為他召開“接風洗塵會”。會上不說客套話,而是指問題、提要求、送諍言。這一傳統,已經堅持了40多年。

  會上,官兵們紛紛提出意見。“出了問題不問原因,張口就批評”“過于強勢,凡事沒有商量、沒有余地”……78條意見建議語言犀利、直擊問題,沒有一句恭維客套。

  夜里,趙松輾轉難眠,制定了整改計劃,并請大家監督。如今,這些意見建議被他工整地記在筆記本上,時刻鞭策自己。“批評較真,反映的是黨性,體現的是責任,流露的是真情。”趙松說。

  過硬作風,在關鍵時刻得到檢驗。

  2019年8月,一場實兵對抗演習,六連擔任藍軍。戰斗呈膠著狀態,連隊受領突襲重任,5人偵察小組悄然穿插至紅方指揮所附近。為了等待戰機,他們硬是在悶不通氣的地下工事內,頂著40攝氏度高溫,潛伏了3個多小時,沒有一人出來透口氣,終于找到機會一招制敵,扭轉了戰斗態勢。

  作風代代傳承,精神不斷賡續。如今的六連,帶著幾十年如一日堅守的“硬骨頭精神”,正以昂揚的斗志,發起新的沖鋒。

宁夏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正规吗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查询 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江西时时彩包胆 贵州十一选五app 河北体彩11选5讲号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江西快三官网 湖南体彩赛车今天开奖号码 广东36选7好彩 预测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5开奖结果 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江西 2019年群英会玩法规则